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被婶】妄作

依旧是r向大改扩写预定

全文链接点这里

备用长图版:  

试读:

 “床铺好了。”山姥切国广直起身来,向化妆台前的审神者喊道。

“喔。”穿着睡衣的女人懒懒地应了一声,把脸上最后一点精华乳抹匀。

待她躺下,山姥切替她把被角掖好,而后坐在了床边,问道:“热牛奶喝了吗?”

“喝了。”

“明天想吃什么?”

“甜蛋羹和……和葱油饼。算了,好麻烦,还是吃馄饨吧。”

“你想吃我就做。”

“不想了!”女人气鼓鼓地把头偏向一边,“就吃馄饨,你明天看看冰箱里的还够吗,不够就放点面片。”

山姥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愣神似的看了女人一会儿,半晌,“……眼线,没擦干净。”

“哪里?”女人忽地把眼睛睁大,看向自己的近侍,刚要起身便被轻轻按住,“别起来了,我给你擦。”

“喔,你真好。”依旧是懒懒的腔调,却惹得身披脏被单的男人动作一滞。

 

山姥切找来棉签,蘸了卸妆液,仔细又轻柔地替她擦去残留的黑迹。女人双脚登着温度合适的热水袋,一动不动地任他摆布。“你已经够漂亮了,一般的日子里不用化这么仔细的妆。”

“漂亮这种东西才没有什么足够,我想要更漂亮。”女人的声音轻飘飘的,最后几个字恍若呓语,“如果不天天都这么漂亮,你们、你!——就只能记住我一般般的样子了,我才不要。”

“你一般般的样子也比别人好看多了。”山姥切换了蘸水的棉签,把残留的卸妆液尽量擦去。

“但是我不满意,算了,你只要记住我是个贪得无厌的可恶女人就行了。”赌气似的声调。

“不许你这么说!”

仿刀努力采用了最严厉的语气,女人却不识时务地咯咯笑了起来。他只得叹一口气,拿过眼霜的小瓶子,挤出一点点到指腹,扶住她的脸,细细把膏体抹到刚才清洁的眼周。

昨完这一切工作后,男人终于直起身来,“睡吧,我在旁边屋,有事就叫我。给你关灯?”

“你忘了晚安吻。”女人换了公事公办的口气,眼睛却忽闪忽闪的,嘴角也努力藏着笑。

“……一定要吗?”

“这是命令。”女人地一字一顿念道,或是说,棒读:“不然我睡不着。”

打刀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顺从地俯下身去,在女人额头轻轻一吻。

“明天你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叫我,别忘了。”仰面愣了两秒钟之后,她突然嘱咐道。

“起那么早干什么?不重要的东西我先给你过一遍就是了。”刚走出两步的山姥切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你这几天处理了这么多现世的杂事,现在弄完了,好好休息。”

“没完,早呢!”女人翻身把头埋进被子里,哼哼了一句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话:“女人,是很麻烦很麻烦的生物……像我这种可恶的女人,就更更更更更麻烦啦……”

“……好吧。”于是仿刀伸手按下了电灯开关,走出去之后轻轻推上了门。

评论(2)
热度(51)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