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兼婶】二极管

车,详细预警见全文链接

全文在此

备用

长图版: 一  
(如果打不开,请选择用浏览器打开试试)

试读(中间半截):

事情要从昨天晚上说起。

主要于幕末活跃的几把刀在一起喝酒划拳;喝着喝着,不知道谁提议玩那个什么“大冒险”,早早喝醉了的和泉守不仅稀里糊涂地同意、稀里糊涂地输了,还稀里糊涂地抽到了“让你的女性友人帮忙洗澡”的卡片。于是昏头昏脑的和泉守只得在众人围观下半夜潜入审神者的房间,揪起睡得正熟的女主人来了这么一句。好在进入房间里只有他一个,没人看见他听见主人表示同意后吓得酒醒了一半的滑稽样子。跌跌撞撞跑出去的他向众人摆了摆手,说了句“差点被打死”,就在堀川的搀扶下回房间去了。

早晨天刚蒙蒙亮,他在梦中想起了这件事,呼一下就坐了起来,晃得脑壳疼。

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变成了这种场面。

“难道是木桶的问题?是不是硌得慌?”审神者略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拿起似乎只有自己用过的浴刷,细致地刷起了他的后背。

“不不不,挺好,挺好。”和泉守吞了一口吐沫,讪笑道。

自家的审神者年方二八……个鬼,反正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但能确定是完完全全的成年人,平时不苟言笑也就罢了,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抱持着不正常的态度……倒不是说和时下流行的小言里纯洁无比的女主角一样,对风月之事男女之别一点也不懂而不知避讳;而是什么都明白,可偏偏懒得在意的那一种。不知道这是容易遇到危险的体质,还是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危险。

“抬起胳膊。”

“哦……啊?”和泉守一愣,似乎意识到某处的隐私似乎会被女孩子家看到,手放得更低了。

“听话。”审神者捏了捏他的脸颊,他只好闭着眼睛抬起了双臂。

“……你要起飞吗?先抬一边就行。”

评论(12)
热度(29)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