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压切→婶】关于我老板的暗恋对象是碧池这件事

预警:第三人视角注意,巨量OOC,逻辑已牺牲,少量脏话出现

现paro(?),修罗场(?)

文中人物行为切勿模仿

似乎标记ALL婶更合适一点?

我似乎没写出正宗的修罗场【捂脸】

 

今天天气真是好。

我可爱的直属上司——总经理秘书请假了,只剩下我这个总经理秘书助理在办公室里发呆。

每当这种时刻,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思考人生,今天也不例外。

来到TK公司已经八个月了,直属上司对我挺好,总经理、副总经理和各部门的部长长得都很帅……啊不是,都是很优秀的人,而且不管是谁都不端架子,超可爱。尤其是总经理长谷部,简直就是我梦中情人的那种类型。不过总觉得这里的生活有点空虚。

但不管怎么说,我只想给八个月前毕业后失业的那个我一巴掌,然后大骂——

——你**的应聘怎么跑得这么慢!这么好的工作被你抢到了简直是祖坟上冒青烟!

 

记得当时我宅在家蓬头垢面地到处投简历,但是只收到了各大企业的自动回复,当我自暴自弃时,TK公司的招聘公告拯救了我。

说起来TK公司是全国有名的大企业,有传说称连他们的保洁员都是从各大家政公司高价挖来的头牌……这么说好像有点奇怪,总之我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往下看,要求:女,年龄不限,身体健康,学士以上学历,没了。

哈?

我吃惊的差点把电脑吃下去,这也太随便了吧!难道不是身高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800米在两分半之内能跑完,毕业于世界前多少的大学并且有n年以上工作经验的绝品美女吗?然后我看了看职位:总经理秘书助理。

嗯……我不太清楚这玩意儿符不符合常识,但心里总觉得,这破职位像是什么总经理的小三的保姆,这么侮辱人格的职业,我才懒得干。然后月薪是……

请尽情侮辱我吧!

我果断把自己的电子简历发了过去。

说真的,我当时的心情就像文盲报考东大一样,没抱什么希望,但是当第二天收到面试通知的时候我陷入了深深的怀疑。我检查了三遍,地址是在TK公司,发信人是TK公司的官方邮箱,也没有什么交押金的地方和奇怪的超链接……这傻〇公司是眼瞎吗?!我这种货色都能去面试?!

话虽如此,我还是吓得战战兢兢,在面试前还坐反了电车,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大概半个小时。

“你好?”我抱着自己的资料,紧张地敲门。

“啊,请进,请问是来面试的吗?”里面传来甜甜的女声。

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像是在大庭广众下做贼。面试官有三个,旁边还有几个似乎是来旁听的人,我看了看面试官前放的牌子,吓傻了——

总经理、总经理秘书、人事部部长。

……妈呀来个人救救我啊!

刚才说话的看来是总经理秘书,她笑眯眯地看向我,说道:“小姑娘别紧张,看你满头大汗,热坏了吧?。”

总经理的脸紧绷着,煤灰色的头发就像一根根钢丝,他紧紧盯着我,就像……在超市里挑肉?人事部部长好像还算和善,浅粉色的头发非常漂亮,但不知为什么,做这种工作还要用红绳固定眼镜。

“你就是梅川库子小姐……噗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直优雅迷人的秘书她捂着嘴大笑起来,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看向了她,总经理和人事部部长也是面面相觑。

我悲愤地低下了头,怎么了,我就是个废物,不自量力报了你们公司,不行吗?

正当我差点哭出来的时候,她笑着摆了摆手,“抱歉抱歉,想到了点多余的事情,你们继续,继续……”说罢她走了出去。

然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呃……我看了你的简历……”总经理开口了,问的全是常规的问题,我一边答一边啧啧称奇,这公司果然非同凡响,一点也不按套路出牌。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问“如果投胎你会选择女儿国国王还是斗战胜佛”之类高大上又脑残无比的问题吗?

总而言之我硬着头皮都回答上了,人事部部长一边敷衍着点头,一边悄悄和总经理说着什么,似乎是几分钟的讨论过后,我**的居然就被录用了。

我!擦!嘞!

然后总经理亲自把我带进了我的办公室,把我吓得差点打嗝……没错,就是办公室,而且是那种桌子比床大各种电器之类啥都有的办公室。当然这里除了我还有总经理秘书,那个疯子……啊呸,谜一样的女子。我的工作果不其然就是她的使唤丫头。

当然我没什么可抱怨的,这工作其实轻松得很,也就是帮着那位秘书跑跑腿、打打电话、拿个快递、端茶倒水什么的,还有把她的各种策划批注等等整理成电子稿或者是搞个ppt。偶尔公司有什么企划,我也可以提交个方案什么的,当然就是让秘书大人看看。她不仅不贪我的功,而且还会帮我改改之后交给总经理,简直是我这个辣鸡萌新的再生父母。

说到我的直属上司秘书大人……那可是一个强大无比的女人,工作效率高的一逼,我半个小时才能看完的文件她翻五分钟甚至能背出来,要是没什么事甚至能两个小时结束一天的工作。总经理对她也是无比倚重,大小事务都会问问她的意见,就像他是她的秘书一样。她猛一看也就十七八,再仔细看可能二十五六,继续看下去……就像看着一副古老的名画,什么也看不透。

可能就是因为这份特殊的魅力,我能感受到总经理对她在工作之外的感情。没错,那个满脸都写着社畜的男人绝壁喜欢她,绝对的!每次看到她时,那张绷得紧紧的脸都会放松下来,挤出相当漂亮的微笑,说实话我看到真是把持不住。他还有事没事就对她嘘寒问暖,什么工作累不累啊穿这些冷不冷啊鞋跟是不是太高啊要不要休息一下啊假期想去哪玩之类的,顺道也会对我笑笑。但是我觉得秘书大人的心仪对象似乎不是他,他们中午从来不在一起吃饭,她总是和人事部部长龟甲先生在一起。

一般都是她找好地方点好菜,龟甲先生就端着两杯饮料在她对面坐下了,笑着向她打招呼,然后两人就愉快地聊起天来,我有时候坐的位置合适了,就能看见龟甲先生满脸潮红,秘书大人的高跟鞋还会时不时地碾着龟甲先生的脚面。

好吧,部长归你,总经理就归本姑娘了哈哈哈哈。

开玩笑归开玩笑,我真的挺喜欢总经理这种男人,霸道之下全是温柔什么的。不过他要是真来追我,我反而会吓死,我总觉得真正能降服这种男人的只有秘书小姐一个。

于是我决定专心助攻,顺道观察一下其他部门有没有未来的霸道总裁。

但是某一天,我的世界观崩塌了。

提示!绝对不要放任你的好奇心!

这要从某天早上说起。我看见秘书小姐的头上多了一根别人的头发,那根头发是水蓝色的,意外的很扎眼。听说秘书小姐在本国没有亲戚,也没有什么合租者,难道是……

不不不不,万一是她的亲戚回国看她了呢?万一是……不好意思我还想不出别的可能。

于是那天下班后我跟踪了她。果然,一个高大英俊温柔绅士的男青年和她一起走在充满夕阳之美的公园里,他们挨得很近,秘书提着一盒蛋糕,那个男人还领着一个小孩子……

什么?她结婚了?

后来我听见那个孩子叫那个男人什么哥哥,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们分开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抱了她一下,摸了摸她的头。她笑着说了句什么之后,俯身在那个孩子脸上亲了一口。孩子欢呼雀跃,简直像是拍文艺电影。

说实话那天晚上我没睡着,一直在想关于她的事。这么可爱的秘书小姐……居然是个脚踩三只船的碧池?

我都不敢想总经理知道这事之后的表情了。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怎么可能!

后来某一天下了大雨,我没带伞,只好找了个房檐等着出租,后来一辆不知道牌子但一看就特别贵的车缓缓停在了我旁边,车窗摇下,秘书小姐好看的脸露了出来,“要搭顺风车吗?”

我谢谢还没说出口,就看到驾驶座上探出一个白色的脑袋,“喔,挺可爱的孩子嘛,你助理?”

他居然是著名魔术师鹤丸国永?!

然后一路上我就看到鹤丸先生对秘书小姐的百般温柔,我简直要……

我又失眠了,仔细想了想,秘书小姐确实不太正常。首先,她的快递多得要命,最少的时候一天三个,而且天天有人送花;其次,她的珠宝首饰一天一换,有很多其实根本不符合她的一贯品味,像是为了某人的面子而勉强戴上的。工作之余,她好像一直和别人用手机聊天。

好奇心、嫉妒心和对总经理的同情心终于战胜了我的理智,我网购了一大批包快递的纸箱子和胶带,她的快递反正都是我拿,如果箱子外面有塑料膜,为了避免弄脏她的手,我还一直提前撕好丢掉,现在我衷心感谢我的这个动作。于是我计划着把箱子板和胶带提前藏在某层的女厕隔间里,拿了合适大小的快递就偷偷躲到里拆开看。

第一次就很成功,是一叠照片。

里面夹着一张好看的便签,上面写着每张照片的名字,还有:在附近山上拍的,还有,不用惦记我。——山姥切

……浪漫炸了啊!可惜老哥你浪漫错了人啊!

后来是一只口红:哼哼,请尽情地使用它吧,就像使用我一样。——笑面青江。

啊,变态!吓得我差点把口红掉进垃圾桶。

后来我甚至不想管了,因为太多了。

 

秘书小姐还没回来,我想了想没什么需要我干的工作,结果一瞬间邪恶的好奇心又涌了上来……每次的花上面插的卡片她都留下来了!

我悄悄溜到她的座位上,卡片就放在一个空名片盒里,我拿出来看看,上面居然全他妈写着绯句,大概意思总结一下就是今天天很美你更美今天天气不好但是你依然很美,还有这是什么什么花这花怎么怎么但是你比它们漂亮一万倍,落款都是歌仙。

我甚至要骂出来了,这可他妈是真·歌仙啊,秘书小姐你他妈良心不会痛吗?!

我刚要把卡片放回去,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一惊,赶忙胡乱把卡片塞好。

“请问有人在吗?”外面传来了超级有磁性超级悦耳迷人的男声,我赶紧跑过去开门,结果差点心脏病突发。

他居然——居然是著名能剧艺人三条宗近?!后面跟着的似乎是某个发型设计师,艺名叫什么小狐丸来着……

我们公司好像没这项业务啊!

“哈哈哈哈,看来来得不是时候呢。”这个天仙般的男人笑了起来,“也罢……长谷部在哪里?”

我已经找不到地方吐槽了,他们两个人不会也都和秘书小姐有一腿吧。

“请……请让我带您去。”我结结巴巴地说。

总经理办公室就在斜对过,差一步就到了敲门距离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里面有隐隐约约的争吵。有外人在我不敢造次,连忙敲了敲门。

争吵声似乎停下了,“请进。”

办公室里三个大男人三角着站着,除了总经理和龟甲部长以外,出差的巴形副总经理也在,说实话有点可怕。见到来人,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皱了皱眉,只有龟甲部长还是自信地笑着。

“你们也想插一杠子?”总经理不客气地说道。

“哈哈哈哈,我这个老头子可是难得兴趣盎然哦。”

“在下也是。”小狐丸先生相当温和地说道,可我还是听出了奇怪的火药味。

“这么重要的日子,还是让我来安排比较好。”巴形副总挑了挑眉。

我正要逃走,外面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女声:“咦,你们怎么都聚在这里?”秘书小姐好奇地探进头来,“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吗?”

奇怪的气氛一扫而空,龟甲先生居然还心虚地吹起了口哨。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只是好久没见到你了,老头子我很寂寞啊。”宗近先生又笑了起来,轻松地说着了不得的台词。

“我是想来看看您需不需要整理头发,毕竟……”小狐丸先生沉默了一秒钟,“小狐还是想让您来做我的练习对象。”

于是我晚上再再再次失眠了。

这他妈……这么明显,总经理也该知道了吧。

但是我好担心他啊。

于是我暗暗鼓起勇气,准备第二天向长谷部先生告黑状。想想我真是不要脸,明明受了秘书小姐很多关照……但是我还是想说啊!

 

结果简直天助我也,秘书小姐似乎要一上午都不在,我抓起我存了无数偷拍照片的备用手机敲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总经理他似乎也一夜未睡,黑眼圈比他面前摆的黑咖啡都黑,果然还是很难受吧。

“什么事?”他问道,抬起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坐。”

真温柔。

“那个……”我结结巴巴,“您,您都知道了?”

“什么?”

“关于……关于秘书小姐的事情……”

他满脸疑惑:“什么事?她怎么了?”他突然紧张起来,“她出什么事了?”

停一下,这反应不对啊,不应该是什么梦想崩塌的感觉吗?怎么反而成了病人家属向医生问话?你们职场精英男士是都个顶个痴情还是除了工作之外脑子都坏掉了?

“啊?没……没有……”我吞吞吐吐,想着怎么下台,“她……她……咳咳,她没有问题,是我……我在想,她这么优秀,我觉得我不配和她一起工作……好像这不是该向您吐露的事情,真是失礼……”

总经理突然笑了起来,吓得我差点掏出手机拍照。

“是啊,她是很优秀,我们之前在……在一起共事的时候,我经常觉得她太过优秀了,是不是优秀得丝毫不需要我呢?”他砸了咂嘴,仿佛在回忆往事,“那时候的我真是太傻了,居然会担心这种事……话说多了,总之,你不用考虑这些问题,既然你能进来工作这么久,就说明你是合格的……”

然后他吹了一波秘书小姐,吹得我晕头转向。

“对了梅川。”他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能和我一起去商业街看看吗?”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家珠宝店,我紧张地搓着手:千万别潜规则我啊,算了肯定不可能。

“你看一看,就是……以女孩子的眼光来看,什么样的首饰做生日礼物好?”

“多大的女孩子?”

“这个……不太清楚。”

“那好吧,她……做什么工作?性格什么样的?”

“她在一家公司上班,偶尔很严厉很认真,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很温柔。”

“人妻和女强人的结合体?”

“算是……吧,要我说女强人40%,人妻60%,但是这40%是顶级的40%,60%也是。”

“……我知道了。”

于是我挑选了一条设计简洁,线条流畅,顺道还价格不菲的全球限量版铂金钻石项链。只能说总经理不愧是总经理,看到那一长串零连眼都没眨一下,还给我买了一对钻石耳钉当回礼。店里小姐姐们羡慕的眼光真是比激光还让人难受,但最后还是总经理把我送回了家,后果就是我楼上楼下的邻居下巴都掉了一地。

看什么看,没见过大老板啊!

 

隔了两天,这条项链再次闪瞎了我的狗眼。

没错,就是在秘书小姐的脖子上。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她收到的快递摞起来真是比山还高,气得我用手推车推了三四趟。

真是嫉妒啊!

我咬着零食恨恨地想。

今天我要回家养眼!于是我第一次比秘书小姐提前下了班,夕阳真美,晚霞也特别好看,但是词穷的我只能想出“好看”“真他妈好看”这种形容,如果是那位歌仙先生的话,估计会写一大串长诗吧。

我抬头准备目送晚归鸿雁,结果看到总经理站在A栋的天台上。

妈呀,他不会要跳楼吧!

我三步并作两步奔向电梯,刚要打开天台的门,就听见了秘书小姐的声音。总而言之我莫名其妙心虚起来,反正秘书小姐在,总经理他肯定不会出事,万一秘书小姐用美人计呢?

于是我灰溜溜下去,鬼使神差地上到了B栋的天台,今天风向非常合适,我在B栋居然能听到他俩的谈话。于是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蹲下侧耳聆听。

“真是的,你看看你,累成什么样了。”秘书小姐柔柔地说道。

“我……看到您这么开心,我多么累都是值得的……不,我一点也不累。”那个总经理居然结巴了,还……对部下用敬语?!

我悄悄从遮挡物的缝隙看出去,发现A栋天台居然有个长椅,他俩就坐在上面。总经理拘谨地直着腰板,好像小学生一样低着头。风吹起秘书小姐崭新的、绮丽多彩的连衣裙,露出她好看的小腿来。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不用这么正式。”她笑了笑,把总经理的脑袋揽到怀里,总经理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妈呀,这反了吧!不应该是优秀的秘书小姐最后屈于努力而痴情的总经理的光芒而归顺于他吗?虽然这用词不太对……

只见总经理像个幼童一样抱着秘书小姐,说道:“您一直都这么温柔呢……我还是有点怕,怕我把东西搞砸了,不,甚至现在也……您还需要我吗?”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秘书小姐用手指堵住他的嘴,“我才是,担心被你们抛弃了,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厉害,很快就比我强了。”

“这都是您的恩赐。”

我越来越搞不懂总经理的人设了,这是什么神展开?秘书小姐难道是……什么教的教主?也不对啊……

“说起来这条项链真好看,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秘书小姐摸着总经理的头,“长谷部真了解我。”

“不……这是我请您的助理梅川帮您挑的。”

秘书小姐扑哧一笑,“不愧是长谷部,连这种事情都不对我撒谎,你真好。”

然后她低头吻了总经理的脸颊。

 

我知道,再看下去,我的氪金狗眼又要瞎了。

你们爱咋咋地吧。

我下了楼,买了个冰淇淋,干脆利落地滚蛋。

我暗自决定,一定要把这个经历整理成故事发到论坛上,万一火了呢?

我舔着冰淇淋想。

 

 

 

【大概是战争结束后婶带着刀们大隐隐于市的故事,

婶一直把刀们当做自己的叔伯兄弟(甚至儿子),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处修罗场的事实】

 

评论(5)
热度(66)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