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战刻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游戏剧本】深海的钥匙02

混更,巨坑,未完结,百合向

游戏还在制作中(不用期待,我们没钱,是橙光)

这次甚至写了不到3000字,被基友锤爆


梅格:呃!?

梅格:真是的,什么时候都不能习惯呢,这个声音。

薄:这是……什么东西?

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

梅格:会发声的虫子的声音啊,大概是蟋蟀、蝈蝈之类,你不知道?

薄:感觉像是什么……奇怪的名词

她叹着气拍了一下脑门

梅格:你这家伙,真是无知得可以啊!

梅格:被你这样的家伙打败,真是让人无语

她大概想揪我的耳朵或是领结什么的,不过手到一半就收回去了

梅格:真没办法,看你像笨蛋一样坐了一下午的份上,本小姐就指导你捉几只看看吧

薄:嗯……谢谢。

说罢,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上并不存在的土,示意我跟着她走向附近的灌木

梅格:喂,你的手机应该可以用手电筒功能吧

薄:嗯

梅格:那给我打开,仔细照照,按你的说法——看看有什么小型生物

她踢了踢灌木丛的下方

梅格:对了,先别照我踢过的地方

我照做了,但直到我的腰变得酸痛,这下面除了松软的土之外,什么也没有

梅格:喂,你到底看到了吗?

薄:我……什么都没看到

梅格:哈?不可能,声音就在附近啊

她把裙子打了个结,露出穿着南瓜裤的小腿来,一把夺过我还在发着光的手机,亲自蹲下来寻找

梅格:……真是奇怪,怎么可能

她直起腰来,因为瞬间的低血压晃了晃,随后稳住了

梅格:哼,他们该不会嗅到笨蛋的气息,就都跑光了吧

梅格:说起来……该回去了,你家里……

她突然抱歉似的捂住了嘴,旋即又低低地哼了一声

梅格:你家里不是也没人嘛,那么,要去我家用餐吗?

突如其来的邀请

我该……

A 同意

B 拒绝

 

A路线

**

薄:这样……好吗?

梅格瞪了我一眼

梅格:都邀请你了啊,哪来什么好不好,你去不去?

薄:……嗯

梅格:那么快上车!

 

说实话,她的车技并不怎么样

一路下来我大概好几次差点吐出来,不过还好忍住了

停车的时候,我差点怀疑自己会撞出安全气囊

梅格:呼,到了到了……喂,快下车,我快饿死了

她作势要踢我,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晕乎乎地开了门,差点在台阶前摔倒

忠厚老实的、大概像什么游戏里的NPC一样的老管家……姑且这么说,恭敬地站在一边低着头,胳膊上搭着餐巾,在这个空荡荡的家里显得十分不和谐

长长的餐桌只有两个座位,梅格理所当然地坐在了首席

饭菜并不是很贵重,当然更算不上丰盛。不过每一道菜都十分的赏心悦目,像是严格按照比例切割而成

梅格:怎么,嫌我小气了?

薄:……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很特别

梅格:特别?

薄:感觉像是机器切的一样,好厉害

梅格:哼,这种程度?

她突然得意洋洋地昂起了头

梅格:这点程度,对我家的管家来说可是简单的很哦?

听到主人家的称赞,那位管家微微颌首

我耸了耸肩

薄:说起来……管家先生不一起吃吗?

梅格:啊,那是他的坏习惯,好像不肯通融呢

薄:……这样的吗

我静静地听她说自己的事情

翻来覆去,就是中学以后的一些琐事

薄:说起来……你小学的时候也会这样吗?

梅格:小学吗?

她突然陷入了沉思

梅格:好像不太记得了,奇怪,明明也算是不久之前……

她显露出了极其不自然的神色

梅格:我只记得……有灯……

薄:……是……吗?

薄:这里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还有我自己都……

梅格:嗯?

薄:啊……没什么

梅格:快说啊,话说一半急死人了

她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薄:都很奇怪

梅格:哈?

梅格:你在说什么啊

薄:现在还只是直觉……以后我会说给你听的

梅格:哼,随便你了。说起来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薄:啊,不必了,我自己就……

梅格:客气什么?这是该客气的时候吗?

她站了起来,好像更加生气

梅格:给我上车!我和管家送你回去!

我只得愉快地屈从了

 

B路线

**

薄:十分感谢

我回味着刚才的事情

薄:不过我有个想要确认的东西……

梅格:现在?

她皱起了眉头

我心虚地嗯了一声

她叹了一口气

梅格:好吧好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怪胎想干嘛

梅格:是可以告诉我的事情吗?

薄:大概……确认之后就会告诉你

和梅格告别之后,我溜进了学校的图书馆

书本都很新,并且落了厚厚一层灰,毕竟平时是禁止进入的

我随意的逛了一下,抽出一本昆虫大全

啊,原来蟋蟀是这个样子的吗?

为了反驳我心中那个无谓的、荒唐的假象,我决定去抓一只

根据书上所说,弄出动静被察觉的话,叫声会消失——

——没有

我深呼吸了一下,寻找着它们的洞穴

可是这片土地过于结实了

不想去试验第三种方法,我正要离开时,被出声叫住了

梅格:我说你啊,还在这里干什么?

她双手叉腰,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梅格:难得我要请人吃饭,结果就这样被晾下了,你是在看不起我?

薄:啊……我并不是……

梅格:所以呢?你在干什么?

薄:这里好像没有蟋蟀之类的发声昆虫

我直接了当地说了出来

梅格:哈?

梅格:你开什么玩笑

梅格:叫声都这么大……

她忽地住了嘴

梅格:现在这里有人也不消失……吗?

梅格的脸色突然变了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

02 日食

 

经过了昨天的事情,我心中多少有了些怪异的情绪

记忆和知识,大概是与现实出现了矛盾

分别之前,我和梅格约好了,周末要去小镇的边界看看

但现在首要的工作是要好好上课

我挺直了身板,装作认真地听着老师所教授的浅薄的知识

——明明是,根据书本上的几句话就能简单得推导出来的

窗外的栎树被风吹掉的几片叶子,旋转着落向不知名的方位

我讨厌不确定

大概这几天和梅格走的近了一些,和望他们一起走的时候总是要被问上一连串的问题

诸如她怎么了、你手里有她什么把柄之类的

有些弄的人哭笑不得

说话的时候我也在思考,要不要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他们

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别的话题

薄:说起来……你们有没有外出旅游过?

伞和望面面相觑

望:这个吗……好像从来没想过诶

伞:没有

薄:为什么呢?

伞:……从来没想过这种可能

望:对啊,家里人也从来没有提到过

薄:那在新闻上也没见过异地风光吗?

仿佛一个禁语,两人突然停住了

望:新闻……会有这种事情……会有这种事情吗?

我心中的疑团加剧了

 

似乎我的到来也是奇异的事情

不外乎夏天飘雪、或是日食月食

所以自然而然获得了所有人的关注

因为这个地方……除了“设定”好父母外出的梅格,从来没有意识过“外界”这种事情

以至于这个词语的发音都被生疏 

我的话语,像是投入池中的一粒石子

 

现在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回到屋里,我立马就和梅格商量了,四个人一起去边界

对面也痛快地同意了

于是到了周末,由梅格开着车,一路向固定的方向奔驰

期间望和梅格发生了相当激烈的斗嘴,这就不多赘述了

总之这里比想象中的要大,一个小时还没有看到路的尽头

梅格:我说啊,这是一个镇子应该有的规模吗?怎么到不了头?

望:哼,说明是某些人的驾驶技术有问题啊

梅格:喂!自己蠢能不能别强行挖苦别人

伞:好了好了……梅格小姐,望,咱们还是别吵了……

喧哗之中我一直在思考

哪里……不对

到底是哪里……

梅格:喂

她戳了戳副驾驶上的我

梅格:你怎么了?

难得的温柔语气

梅格:……啊!先说好,要是这次不能来个痛快,你可要负起全部责任!

薄:来个痛快是什么啊……

我小声吐槽道

梅格:哼!

她转过头去继续开车

薄:梅格,前面停一下吧

梅格:别告诉我你要上厕所

望:原来大小姐是不会上厕所的啊,新知识~

伞:喂,望,别添乱了!

薄:不是……路的话,总是会显得笔直

梅格的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在最近的地方停下了

——反正也没有别人会来

望:什么……意思?

伞:就是说,路会给我们一直沿一个方向走的错觉

伞:万一这是……

他咂了咂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望:好吧,我明白了,你们都很聪明呢

她鼓起了嘴,伞笑着戳了一下,她就假装爆炸一般“噗”地吐气

这些都被梅格看在眼里

 

 


评论

© 板栗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