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宗三婶】过去此时与混沌(R)

前排预警:OOC,中二病文笔,R向

                未成年人请不要阅读全文

全文地址1:手机端如果打不开,请点开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

全文地址2:(长图)    

终于……写完了……

其实早就想写但是懒,不信可以去翻我的两个关乎宗三的脑洞咳咳咳

我知道你们不想翻就上链接吧 1 2

下个假期一定大改OTZ)

试读:

刀剑男士,宗三左文字,已经忘记了与现任主人相遇的时间。

在他还是“刀,宗三左文字”……或是什么义元三好之类的时候,是根本不用费心去想生命中的某件事是发生在哪年哪月哪日,或是说,从来未曾想过这种问题;毕竟关于他的大小事总会有一群人仔仔细细地记下来,和其他故事放在一起供人赏玩。

可一旦拥有了人之形,就或多或少地沾染了些许人性,这点小小的变化让他苦恼。

比如,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想知道这点无聊的小事,以及他们的初遇到底是什么时候。

于是,拥有了人身的打刀刀剑男士宗三左文字,盯着正在努力研究“将现实或幻想以变形象征等手法通过图画的形式并以文字修饰而表达的艺术”——或是说,正在看漫画的审神者,突然、没头没尾地想起了这么一出。

大概是气温开始下降的时候,记得能看见窗外发黄的叶子;那个奇奇怪怪的女孩子……好吧,敬称一下“主人”也无妨,她……

干了什么来着?

宗三气闷地揉揉太阳穴。

“怎么了宗三?不舒服?”女孩子大概是看完了这个月的更新,后仰着看向他。

“没有,只是在想事情。”

“哦哦哦!”她猛地正过身子,又迅速的转身,“哎呀头晕头晕……宗三居然没嘲讽我,真是奇迹!我要好好记下来!”

看到她这副模样,宗三不由得掩面笑了,“哦呀,我的主人,要是政府的人看到你是这个样子,还会不会痛快地给你发奖金呢?”

话音未落,审神者已经膝行到了他的面前,待他说完,就“噗”一声倒在了他的怀里,“啊……宗三又嘲讽我了,好不容易以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不行不行,我很生气……哼!”

这个女孩子在他的怀里左右滚动着,嘴里絮絮地念着半是抱怨半是撒娇的话语,只是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口音终于比去年弱了许多。

看起来是认真学习了。

宗三左文字看了一眼门外似乎也开始变黄的树叶,好笑似的捏了捏她的脸。

计谋得逞了一样,女孩子停下了撒娇,轮廓清晰的面容染上了俏皮的笑意,起身说要去拿些饮料来。

记忆本就应该这么模糊吗?

宗三伸开了有些发麻的双腿,看着树杈间来回跳跃的麻雀。

评论(18)
热度(65)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