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战刻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长谷部日记】我的主人和龟甲绝对有问题 (完结)

前篇


22XX/6/22    晴


主人好久都没来本丸了……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其实主人每次考完试都会回来看看,只是我两整天都没见到主人而已。主人回来的时间正好与我工作的时间错开,这让我懊恼不已。

我想见她,非常想。

心里也偶尔冒出过龟甲贞宗和御守的事情,但是这种琐事很快就被“见不到主人”的痛苦挤走了。虽然我知道她一定会回来、不久之后就会回来,但心中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烈了。昨晚难得和日本号喝了场酒,过了一会儿莫名其妙就是今天早上了。听博多说我昨晚好像喝多了比较失态……幸亏主人没看见……虽然很想这么说……

其实主人昨晚半夜回来了,而那个时候我正醉的一塌糊涂……

而且听说主人本来还想见我……

我为什么要苟活于这个世上……

天哪,杀了我吧!

完全清醒的时候大概是上午十点,主人急匆匆地赶回来说有紧急任务,好死不死的,我要和龟甲贞宗一起出阵了。

算了,也比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强。

这次的敌人异常强悍,时间拖也得太久。那家伙还是有两下子的,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还是坚持到了最后。虽然我不想搭理他,但是队里身高合适能扶着他的好像也就我了。

我扶着他的时候他好像很沮丧,烦的我用力掐了一把他的伤口,结果他脱口而出了一句“没有爱的疼痛毫无价值,更何况还是来自于你”。

我说你拉倒吧瞎嘟囔什么,回去有主人亲自给你手入,估计还能和你单独相处一大段时间,还不美死你?

其实我心里有点嫉妒“和主相处一大段时间”的,只不过我没说出来。

结果他的表情更痛苦更自责了,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这家伙难道讨厌主人?所以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伪装成变态而让主人讨厌自己?

好像说不过去啊。

当我瞎想的时候,他叹着气说“我只是想让主人生气,可不想让她伤心啊。

这句话真的惊到了我,我好像也明白了一点什么……

这么一比我简直不是东西,说实话看到主人为我流泪我还挺开心的。

总有种“简直要输了”的感觉。

最后到了本丸前面我感觉我想踩在棉花上。主人一见到他眼泪就出来了,哆哆嗦嗦地骂了他几句就抱着他哭了起来,让他赶紧滚去手入。然后就听见龟甲说“您抱着我我可去不了哦”,接着就一直再说我这么没用主人应该骂我应该让我立刻从眼前消失什么的……

这一天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

在药研的引导下我查了查抖m这个词,查的时候差点把手机捏碎了。

这可真……我去你大爷的龟甲贞宗!

用这种狡诈的方法让我放松警惕,进而用特殊的手段抢夺主人的宠爱,还让天真可爱的主在不知不觉中被这种污秽不堪的名词所侵染,这是犯上!这是谋反!这是道德败坏啊!!!

我必须和主讨论一下怎么把这振居心叵测的刀人道毁灭。

写到这里的时候想起来那条贱狗已经和主人在手入室呆了四个小时了……

我马上就去救主。

评论(16)
热度(58)

© 板栗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