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想起了一个梦,略猎奇注意。
在被丧尸污染的星球。

两个少女和数名丧尸被不知名人士关到了接水管游戏般复杂的管道里,管道大概一米高,只能膝行,而且几乎透明。
管道四处用胶带粘着塑封食物,甚至还有两个安装着抽水马桶的小室。

少女A只想活下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无所谓;
少女B想和好友一起逃走,其余的暂时不想考虑。
因为管道透明,所以可以查看僵尸的位置。

少女A很害怕,害怕在B后面被僵尸追上,也害怕在B前面被僵尸撞上。但B没有察觉好友的想法,只想从这个封闭世界里逃出去。
所幸这里食物足够,两个人只需提防着丧尸入侵就可以。这里面的丧尸不同于别处,因为它们的膝盖以下都被锯断,即使快要面对面,少女们也可以及时逃走。

终于有一天,这里的丧尸因为能量枯竭而静止,而两人终于找到了出口。食物剩余了部分,B想拿着这些食物出去寻求庇护,而A害怕未知的外界,哭着请求B留下来,直到剩下一天的粮食。

最终两人推开了门,门上死死扣着一具白骨,衣服也朽烂殆尽。A吓得两腿瘫软,B拖着她赶紧离开,因为这个世界上终于丧尸多过了人类。她们拼死找到了最近的人类的住处,食物却被贪婪的他人抢走。A绝望得痛哭,B一边安慰她,一边寻找其他出路。

因为长期奔波,两人疲惫不堪,衣衫破烂。是夜,A哭着先睡去,B为她盖好被子,思考到了严密的、用于说服其他人共同生活的逻辑后也睡去。A半夜醒来,发现鞋底松动,想修时,发现了一团压缩的塑料薄膜。

她颤抖着抽出、展开,是那个人写的信。

他是A学校附近的小型塑料加工厂的所有人之子,是他把A关进了自己精心设计的牢笼——那个管道,或是说,庇护所。
他知道A懦弱、自私、洁癖、怕吃苦,所以将她的好友B一齐绑来,让B陪她说话,为她规划。怕她长久下去会忘了外面的世界,从而消耗完食物后活不下去,所以捕捉了几个丧尸,将他们的牙齿拔去,双腿锯断,指甲剥掉,只是为了让她们时刻警醒。

但他被丧尸咬伤,最后一丝理智让他死守洞口,以期不让别的东西缩短她们的美好日子。

只因为他深爱着仿佛无可救药的A。
因为只有A愿意理睬那个低贱又下作的自己。

看完信之后,A痛哭起来,因为A明白,她只是为了“成为别人特殊的存在”而去和他交流,她并不爱他,甚至内心也是那么鄙夷他。

但此时她发誓,为了他“让A尽可能活下来”的愿望实现,要更加不惜一切存活,贯彻自己的恶。

最后这个堡垒也被攻破,A与B在下水道中逃跑,身后是不计其数的丧尸,B为了救A扭伤了脚,而A不顾一切的跑了,留下B被丧尸撕扯而死。
她跑到了路面上,为了防止B跑出来,甚至封闭了井盖。

月光泼洒,丧尸的怒吼越来越近。
A瘫倒在地放生大笑。

评论
热度(6)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