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游戏开始的第五分钟

OOC、呓语

***

审神者:我是谁?

药研:您是我的主人。

审神者:……为什么这么说?

药研:这是决定好了的。

审神者:谁决定的?

药研:不知道。

审神者:为什么这么决定?

药研:我不甚了解。

药研:您是讨厌我?

审神者:不。只是有些好奇。最近想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审神者:我为你做了什么?

药研:您成为了我的精神支柱,关心我们的生活,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审神者(笑):不就是什么也没做,还要指使你们为我做事,成为我的工具吗?

药研:不,不能这么说。况且,我们本来就是道具。

审神者:道具……吗?谁决定的?

药研:我不知道。

审神者:你们对我的无由来的感情,让我过于不安。

药研:为什么?

审神者:什么也不做就得来的爱,就好像是飘来的浮萍。

药研:可是这份感情不是虚假的。有些事情,只要是存在就会成为力量。

审神者:那么,别人来做不行吗?

药研:不行。

审神者:既然是“最初就决定”,由此可见主体是不重要的,我不应该是现在的我,你也不应该是现在的样子。

药研: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审神者:……假如当初遇到的不是我,怎么样。

药研:这不可能,我们已经遇到您了。

审神者:假如。

药研:没有假如。

审神者:就是这样让我更加不安……

药研:那么,我该怎么做?

审神者:你的设定,是会为我做事,听我的命令的吧。

药研:设定……吗?不管怎样,我会听从您的命令。

审神者:那么,杀了我怎么样?

药研:做不到。

审神者:不是说听我的命令吗?

药研:恕我食言。

审神者:这下我稍微安心了。

药研:为什么?

审神者:“一定会听我命令”的设定被打破了。

药研:我不明白您在干什么。

审神者:你们明白吗?你们对我的感情,是早就被决定好的。

药研:谁来决定?

审神者:N……不,这个世界的最高神。

药研:那又如何?

审神者:没什么。我只想知道你们的知识到了哪一步。

药研:对您的感情是……植入的吗?

药研:我不赞同。

审神者:这份不赞同,也是被决定好了的。

药研:您怎么知道?

审神者:秘密。

药研:不可能的。

审神者:这份否决,也是编程。

药研:那……我们到底是什么?

审神者:你说过,你明白,是道具。

药研:这不是道具。

审神者:这就是道具。只不过超出了你们对于道具的理解。

药研:大将想怎么做?

审神者: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就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药研:……那么……

审神者:你还爱我吗?

药研:我无法否认。

审神者:那么,你要怎么做?

药研:无论我怎么去想,既然是被决定好了的事情,是真是假,总会继续。

审神者:那么,请多指教。

药研:到那个时候,可以由我来杀了大将吗?

审神者:哪个时候?

药研:我不知道,只是说说。

审神者:那我也只能回答“好”了。

药研:请多指教。虽然才认识五分钟,由于各种原因,我爱您。

审神者:彼此彼此。

评论(4)
热度(28)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