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樱昼

OOC注意
加州清光X女审神者
-----------

明治元年,旧历10月20日深夜,鹫之木

犹如宇宙碎片般的雪花自天空向下沉积,树木承接了过度的重量,仔细听或许能察觉到吱吱呀呀的呻吟。

伏在高坡上的审神者清理了一下瞄准镜前的积雪,从里面看进去。

敌我数量差距悬殊,我方只有六个人,而对方的数量接近四十。不过这边均是身经百战的名刀,甚至还有三名修行归来的短刃,大概是旗鼓相当的战斗。她仔细瞄准了距离刀剑男士远一些的、即将冲出封锁线的敌刀,射击。

亏了精密设计的消声器和这暴风雪的福,在附近寺庙驻扎的明治军大概也只能一边围着火炉,一边考虑雪什么时候化、什么时候好去领补给吧。

此时加州清光大概是最吃力的一个,他的主人冲田总司未来得及经历战争,更加不可能熟悉这个山中战场。勉强稳住身形后,两柄敌打刀一左一右地攻来,他矮身避过一刀后不小心跌坐在地,另一把斩破风雪直取他的头顶,而他下意识撑地的手来不及做出反应。

啊,大概是要结束了。

“清光!”离他最近的、察觉到同伴劣势的堀川国广想来救助,可是三名敌军阻挡,怕也无力回天。

“叮——”几乎已经蹭到他头皮的打刀被击碎了,崩裂的碎片刺进了他的脸颊。顾不得这么多了,加州清光一跃而起,挥刀斩落本体被毁的怪物的头颅,随即又因为重心不稳堪堪站住。

“这里就交给我们,你去主人身边保护她吧。”在这期间移动到他身边的和泉守说道,加州清光看向两边的堀川国广和包丁藤四郎,两人先后点头。

“为了人妻,看招!”包丁藤四郎跳到敌太刀的肩头,将本体插入它的眉心。

来不及吐槽小短刀的口癖了,加州清光且战且退,确定不会有追上来的敌刀以后一路小跑到审神者所在的坡上。

“救命啊好冷哦。”感知到了他的到来,审神者棒读道。

“主人快要被雪埋了啊……要我帮你拍拍吗?话说主人你的腰在哪?”

“……别管我了,你一拍我我打偏了就不好了,要不帮我看着后面?”审神者抹了一把额上的雪,漫不经心地说道。

加州清光收刀回鞘,想了想还是拔出刀来。

事实上这个地点根本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人过来,甚至也不在敌刀想要通过的小路上。说是“保护主人”,其实是不想让他继续参与战斗。

“我给你添麻烦了啊。”他看向飘扬落下的白雪,小声地说道,“刚才,多谢。”

“没什么,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来,慢慢练习。”审神者盯紧了几个目标,一边开枪一边回答道。

有能力击碎刚才打刀的,也只有被她操纵着的子弹了。

他的视线被暴雪阻隔,但是隐隐约约也感知到了这场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先不说实力强劲的包丁、博多和前田,曾经来过此地的和泉守堀川二人,即使是刀剑形态的时候,也跟随土方先生历经多场战争,只有他派不上什么用场,甚至原本的出阵名单中也没有他,而是可靠稳重的厚藤四郎。

是他由于某种私心,才硬要主人带上自己的。

“哎呦,快把我挖出来。”审神者挣扎着起身,这下清光才勉强看清她的轮廓。

“结束了吗?”他问。

全身沾满白雪的审神者相当的滑稽,像是蘸了蛋液后又扔进面包屑里滚了一圈,“是啊,饿死我了。”

“都这时候了,吃了不怕长肉吗?”清光替她将身上的雪推掉,接过狙击步枪,稍一擦拭后装进防水袋里。

“哼,我才懒得管呢。”审神者站起身来,活动了活动筋骨。

与剩下的五人合流后,一行人退入被猎户废弃的小屋。

“说起来和泉守的记忆力真好啊。”审神者接过前田准备的烤薯根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说道。

“那是当然,我这个队长什么时候靠不住过?”和泉守重新穿上被雪打湿又烤干的衣服,伸着懒腰得意地说道,“主人也真是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堀川,能帮我烤一个吗?”

“好——”胁差男子清脆的嗓音沁人心脾。

“有种你不吃啊。”她向和泉守做了个鬼脸。

“唉,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妻就好了,她一定会温柔地摸我的头,给我烤薯根,还会让我在她香香的怀里睡觉……”包丁擦着自己的盔甲,闷闷不乐地说道,又暗自偷看审神者。

“又说这种话啊,你兜里好像还有奶糖,不知道在松前城里能卖多少钱呢……”博多藤四郎向他的兜里伸手,嘿嘿嘿地笑道。

“啊走开走开,这是给温柔人妻的见面礼……”

看着活泼的短刀们,审神者也忍不住笑起来,顺道把吃剩的薯皮扔进火里。

加州清光远远地坐在一边,看着跳跃的篝火,略一思考后假装看起自己的指甲来。

“说起来,旧幕府军还有七个小时就登陆啦。”审神者抚掌,“为了迎接这个重要的时刻,狙击在那时出现的时间溯行军,大家要赶快休息,但是清光——”她顿了顿,“你得给我重新编编头发,刚才就散了好痒哦。”

清光扶额,不等他做出反应,审神者就跑到了他跟前,背对着他坐下,兴致勃勃地从背后发卡和头绳递给他。

“你不用做这种事让我高兴的。”清光咬着发卡,将审神者的碎发贴着头皮编起来,到了下发际线后固定。

“让你干活就是哄你开心吗?”审神者摸了摸后脑,“那我回去让你种地种到明年……”

“喂,不要这样啊。”

他便不再说话,仔细地编起女主人又细又软的、略带栗色的头发。

“主人真像个孩子一样。”完成之后他轻声说。

“讨厌啊,我可是很努力地成为大人了哦。”

“我是说头发。”

“哦。”想必那家伙又在他看不到的时候吐了吐舌头。

审神者摸着自己清爽的脑袋,回身掐了掐加州清光的脸。接着就悄悄地摸到了包丁身边躺下,将他搂在怀里。半睡半醒的包丁睁开了眼睛,满意地蹭着她的臂弯。

因为一夜暴雪的缘故,第二天积雪反射着阳光显得格外明亮。审神者打着哈欠带领众人来到海岸线旁的山坡上,望着正登陆的旧幕府军。

“接下来会兵分两路吧,可我们只有六个人,怎么办?”和泉守抱臂。

“我感觉到了。”审神者挠了挠鬓角,“敌人会在土方先生与明治军交锋的地方出现,大鸟先生那边就不用管了。”

“明白。”

于是一行人远远地伴随行军队伍前进,本就缺乏体力的审神者由前田搀扶着,晃晃悠悠地迈步。

此时旧幕府军已经是穷途末路,虾夷地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尽管这山路偏僻难行,却是重要的战略地点。按照常识来说,在函馆山上驻防,可以有效地打击来自海面上的威胁,且难以被对方的炮火打中。可由于商人们的反对,松前藩最终在福山馆建城。

不仅如此,松前藩并不相信会有人从此山攻过来,不仅丝毫没准备防御工事,还只是象征性地在几处寺庙驻军,松前城的陷落仿佛天定。

“说起来,松前城的樱花很好看呐——”突然而然地,审神者说道。

跟在最后的加州清光张了张嘴,还是低下了头。

“是啊。”和泉守回答道,“可惜那时候的土方先生没有空暇去赏樱了,真是……可惜。”

“这里也有很多businessman呢。”博多抖掉了靴子上的雪,“是个好地方啊。”

“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搞定之后去看樱花……树。”审神者说道。

“可是现在是冬天啊,樱花树下不会有赏樱的人妻的。”包丁委屈地表示反对。

“说不定会有扫雪的人妻哦!”

“那我们快点搞定这里吧!”

清光默默地看了看压抑着欢呼声的几个人,开始四顾寻找起时间溯行军来。

事实上直到土方先生取得胜利,与其他二人汇合,都没发现时间溯行军的影子。

“所以说,敌人在哪呢?”和泉守捏了捏审神者的脸,无奈地问道。

“啊哈哈哈哈哈……看来是我的失误,那批敌人应该是最后的才对……”审神者干笑着甩开他的手,“我提议我们一起去松前城看樱花树。”

冬天的樱花树事实上的确没有什么好看的,即使数量众多,看起来也不过是一大片落满雪的光树杆子而已。加之土地被积雪掩埋,更看不出和周围有什么差别。

因为战争的缘故,来来往往的都是各股势力的重要人物。审神者他们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由灵力屏蔽气息。

“果然没有人妻啊。”包丁垂下了头。

“要再看一会吗,清光?”审神者嚼着包丁的奶糖,笑嘻嘻地问道。

“已经拜见过了。”他笑笑。

早已亡故的冲田君没有见证的、新选组最后的胜利,终于在这冬日的樱树上绽放了。

她摸了摸清光的头顶。

不知不觉又下起了雪。

这雪会淋在“现在”的新选组人们的肩头,也会落在未来某人的发梢 

____

后半部分完全是大纲啊摔

评论(5)
热度(14)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