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某日的雪

谦信景光X女审神者,亲情向

大概算是段子,OOC注意

____


早晨推开窗户,发现庭院积了相当量的雪,与同伴欢呼雀跃地跑出房间,全然或部分无视监护人的话语——本该是四五个月后才能出现的场景。

可这个场景却在夏日的某一天变为了现实。

谦信景光沉默地看着庭院里玩闹的“孩子们”。出于“某种原因”,他并没有加入他们的阵营,而是在考虑穿哪件衣服的同时,一丝不苟地梳好干干净净的短发。

换好衣服后在庭院里踱步半天的小豆长光带着试探的表情来敲门,得到回应后甚至吓了一跳,随后露出一贯和蔼的微笑问他为什么没有去玩。

“看到雪就去游戏,不就和小孩子一样吗!”内心的想法大概是这样。

然而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好不容易在预订时间后五分钟才将众人聚集到了饭厅,本该早早抵达的审神者却迟迟未现身。

“是……是主人大人生气了吗……”五虎退紧张地拧着自己的帽子。

“主君怎么可能生我们的气呢。”秋田藤四郎安慰道,“一定是昨天工作到太晚了。”

“今日的近侍是谁?”可靠稳重的压切长谷部站起来环视四周,“快去把主人请过来。”

小豆长光拍了拍谦信的背,“昨天是我来着。”

谦信景光暗暗攥拳。

说起来,这是他显现后第一次进入主人的卧室。他肉乎乎的小光脚踏在木地板上当然发不出什么声音,良好的教养也使他下不去大力拍那扇金漆沁纹的门,所以当然不能把审神者从睡梦中唤醒。

“主人,起来了,大家在等你吃饭呢。”他伏在她的枕边,呼唤道。

审神者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瞬间竟没有聚焦。一向白皙的她,今日自然也是一样。

“是我,我在这。”谦信不满地噘嘴,又认为这一举动过于孩子气而勉强压制。

“谦信……啊。”她的声音一直很轻,现在当然也是像云朵一样柔软,“有点冷哦。”

“这是当然,昨晚下了好多雪。”

“雪?”审神者愣了一瞬,随即笑了出来,“谦信宝贝也会开玩笑了吗?”

“是真的!”谦信急忙说,“我今天早晨也吓了一跳呢,不是主人为了奖励我们连战连胜的惊喜吗?”

她笑着摇了摇头,“那种东西我不知道哦,那我该穿什么衣服好呢?一会会不会暖和起来呢?”

“你等着哦!”谦信几步就跑到了走廊上,闭着眼深呼吸了一下,又抬头望了天空好一会,正欲跑回去的时候又忍不住伸手捞了一把雪。

“可能是提前进入冬天了。”谦信这么对自己的主人说道,然后把刚刚捏的小雪团贴在她的脸上。

“是吗,好可惜,我还没过够夏天呢。”女人果然露出困惑似的表情,但是自始至终没从枕上抬起的头让小短刀十分不满。

“主人,早睡早起是好习惯哦,这样可不行。”他想把她从床上扶起来,但是她的身体丝毫没有起来的欲望,即使是力大无穷的付丧神,也因为身高问题而放弃了这一举动。

于是他再一次撅起了嘴:“主人耍赖!”

这时审神者的眼睛又像是要闭上了,听到他又像撒娇又像生气的可爱语调,也只是又勉强睁了睁而已。

“你去……和大家说……不必等我了……”她好像又要睡着了。

“好吧,懒主人,像个孩子一样。”

她又笑了起来。

“不用给你把厚衣服找出来吗?”或许是认定了主人的任性,谦信景光认命似的问道。

她缓缓摇了摇头,良久,又说道,“最左边的……抽屉……把钥匙给博多,就说……财产交给他了。”

谦信答应了一声,拿了钥匙正要跑回去,最后又问了一声,“真的不用我给你拿衣服吗?”

她或许是真的又睡着了。

幼小的付丧神耸了耸肩,攥着给别人的钥匙跑了回去。

主人也真是的。

本来想一起和她变成大人的。

谦信景光咬了咬嘴唇。


评论(5)
热度(24)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