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烧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被婶】同衾

这篇(R向)的后续

OOC注意

---

1

与他同衾,真是一项甜蜜的负担。

审神者虽不是独惯了的性子,可枕旁突然多了个人,一时也难以习惯。

夜晚翻身时,手突然搭上个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难免要惊醒。因为空气略略发闷而悄悄移开时,那边又总是无意识地挨了过来,还常常伸出手臂将她结结实实地搂住。考虑到仿刀那令人难以捉摸的自尊心,她还是放弃了挣扎。

在这样一番不习惯的日子,一夜两夜还好说,连续几日下去,到让她怕起睡觉来。

终于注意到她糟糕精神状态的男人却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想,只是习惯性地、一如往常地,替她多分担了部分严苛的工作,还去讨要了安神的药方,一日一日地熬与她喝,这让审神者更加难以开口。

那么这一天。

沐浴过后的山姥切国广在他们两个的卧室从来都不刻意遮挡什么,因为他的妻子兼主人从来不去在意他最在意的。今日的她睡得格外早,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团,脸却朝着床的另一边,可爱极了。近几日又格外繁忙,为审神者能安眠而高兴的他压下了脑中旖旎的想法,吻了吻她的耳朵。

她此时醒着。

不久也确是睡着了,度过了第一个安稳的夜晚。

 

2

任是他多么迟钝,终也觉察到了。

连续几日,新婚妻子都不肯与他相拥而眠,甚至连平卧都不肯。

还是后悔了吧。

但考虑到她的身份,山姥切国广还是忍耐了下来。

她不爱他了,那么他也不去触碰她。

她厌倦他了,那么他也无需抱怨。

本来一切都是一场幻梦罢了。

是啊,得到主人的厚爱,甚至还大摇大摆地住进了原本只有她在的房间,享受了一段化作人形以来最静谧的时光……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今夜空中通透得很,薄薄的云层仿佛随手洒下的冰片。月光也缠绕在她早晨精心卷过的发丝之中,使她美得像一件器物。

伸出的手还是缩了回来。

 

3

连日的劳累加上生理期,使她早上自然醒来的时候也是晕晕乎乎的,看到山姥切收拾他的物件之时还愣愣地看了大半天。

他说自己有必须晚上做的事情,所以要暂时搬回自己的房间。

她挠了挠头,没弄懂之中的意思。

理所当然地,年轻的仿刀把这当做了默许,当即咬着牙转身走了出去。

她太累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中午。

这一整天都没看到自己的丈夫,让她心中莫名恐惧了起来,见人便询问他的下落,仿佛是失散了许久。

她也确实是太累了,竟没有燃起更多的“黏着他”的欲望。

直到晚上。

她又失眠了。

明明又算是回到了之前的生活——足够的翻身空间,新鲜的空气伴着的只有自己的味道。

可这双疲惫的眼睛怎么也不肯闭上。

于是同样失眠的仿刀提着本体猛地拉开门时,看到的便是抱着松软枕头的她,生气咬着嘴唇的样子可爱极了。

你穿这些会着凉的。

他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用枕头狠狠地打了他的胸膛,大踏步进入房间里,气哼哼地钻进了暖好的被窝。

单人用的被子用起来有点勉强,于是审神者紧紧地抓住他的脊背,闷头贴进他的胸口,这倒让另一个人有些喘不过气了。

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有些发抖的手臂抱着她。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紧。


评论(1)
热度(61)

© 板栗烧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