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战刻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小龙景光】Yuki & Jabberwocky

前篇(《某日的雪》)

FLAG产物,OOC,内容如题


不敢想象,感官用人类的角度来说还算正常的我,居然会在夏夜里冻醒。

……也许已经不算夏“夜”了。

习惯性伸伸懒腰,梳理好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再换下睡衣。

意料之中的敲门声响起。

“已经起来了吗?”明明算是祥和温柔的声音,我却硬生生听出了长辈的感觉——虽然对方确实算是长辈就是了。

“啊,烛台切先生——”我不快不慢地走过去,开门,“早上……嗯?”

我揉了揉眼睛。

“哈哈,今天或许是个特别的日子呢。”烛台切先生正了正眼罩,微笑道:“鹤先生和阿贞都很兴奋呢。”

“话虽如此啦。”

没错,我找到了害我怀疑起自己感官系统的原因,那就是本丸下雪了。

今天轮到我和烛台切先生准备早饭,虽说同为备前长船一派的作品,其实我们并不算特别熟络,看到他熟练地切起萝卜,我一时竟找不到话说,只好继续卖力地淘米。

“小龙君,米不需要淘到水变清哦,只要去掉泥沙就没问题了。”

“哦哦,这样啊,多谢。”

我赶紧关上水龙头,把生米倒进蒸锅。

“话说烛台切先生,你来本丸的时间比我长得多,之前也发生过这种情况吗?”

透明的锅盖渐渐沉上水珠,我仔细盯着里面翻腾的雾气,总觉得里面像是蒸了什么活物。

“这是第一次。”他说道,把粘在菜刀上的菜丝拨下来,“不过呢……怎么说,总觉得今天要发生的是其他大事,所以想把惊讶的心情往后留留。”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可不像鹤先生那样,每天都活力四射的。”

确实,鹤丸国永真的是少见的类型呢,明明经历了那么长的岁月,见过了不计其数的人,却还是像个好奇心旺盛的稚童,或是说雏鹤一样……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本丸的“稚童”们比恶魔还可怕吧。

准备好几十人份的饭菜还是相当累的,摆好食案以后我就一下子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不想动了。

“小龙君,没人的时候也要注意形象哦。”

“是是。”

我懒懒地回复他,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坐直了。在这里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小恶魔们的打闹声,真是相当有意思的体验。差不多到了时间,烛台切先生去喊人了,我在起身的时候瞥见了主人的米饭上面摆了一颗熟到恰好、玲珑可爱的草莓。

她会是个可爱的人吗?

我并不了解她,她也并不了解我,毕竟我们只相处了短短一个月。

虽然我在嘴上一直说着“挑人、挑人”的,显而易见我根本没有选择权,只是不能一眼看穿一个人的内心,让我有点烦躁。

啊,不过她对大家都很好,这让我多了点希望。

不想承认,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想要被爱呢。

距离预订时间好一会,一期一振他们才把自己家的小恶魔们抓够;左文字家的小恶魔和我们长船的小可爱倒是早早就在这里候着了。

话说如此。

好无聊。

主人还没过来。

话说这时间也太离谱了吧。

明明每次都是提前过来的。

我想抓抓因为烦躁而不太舒服的头皮,但总觉得哪里气氛不对。

不知道为什么,粟田口的白色小恶魔都快哭了,好像是把这个当成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粉头发的小恶魔在细声细气地安慰他,这场景居然有点治愈。

在我饶有趣味地观察着这群小可爱的时候,名为压切长谷部的打刀坐不住了,要求今日的近侍去叫人。其实我倒是非常想去,昏睡的主人什么的……正好是了解她的机会。

可惜我在明天轮值。

所以又是无聊的等待时间。

搭个话吧。

“小龙君好像有点急性子呢。”小豆长光先生突然开腔让我吓了一跳。

我挠了挠头。

“毕竟等待的时间很无聊嘛。”

“还是没习惯?”对面的压切长谷部也插话过来,“真是羡慕……”

我冲他吐了吐舌头。

啊,也许我和那位鹤丸国永是一样的。

我讨厌等待,讨厌无聊,讨厌不知道未来的感觉。

如果这次能安定下来是最好的了吧。

或许是察觉到我在发愣,烛台切先生关心地看了我一眼,我几乎是下意识地说烂话:“没想到今天主人也没有来深入探究我身上的谜团呢,看来我要更加光芒四射才行。”

对面的长谷部切了一声。

烛台切先生无奈地笑笑。

这样的时光还挺不错,所以你什么时候过来?

还是一样。

有了说话的人也觉得无聊。

毕竟在任何时候,没有了主角,我就失去了意义。

啪嗒啪嗒。

我家的小可爱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掏出了一把钥匙交给了粟田口家的小恶魔商人,对他说什么“以后什么就交给你了”这种来自主人的告别一般的话,还对大家说不用等了。

有点烦躁。

这不是让我白白苦恼这么久……大半个小时嘛。

我端起泛了凉的碗。

看来,也要去督促主人成为小可爱呢。


评论(5)
热度(16)

© 板栗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