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栗鱼

偶有过激发言请注意,杂食但不吃脆皮鸭,目前沉迷A3战刻刀剑乱舞游戏王海绵宝宝galgame辛普森一家飞天小女警小马,欢迎调戏

小豆长光 X 女审神者

亲情向

大概是段子

_____


“不行了,吃不下了。”我靠在廊柱上,几乎是用哼出来的气息说道。

又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午后,平常到即使流逝也丝毫不能体会,却又美好到想把时间静止。

因为连日的暴雨,夏日的暑气几乎消耗殆尽。啊,话虽如此,后日也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好不容易才能够休息的我正静静盼望夕阳的时候,恰逢小豆长光烤了一大盘铜锣烧经过……我总觉得他是故意的,看到我的时候“啊”的那声实在是体现了他过于拙劣的演技。

于是就变成了投喂现场。

还没来得及脱下围裙的男人摸了摸我的头,温和地问道:“是铜锣烧不合口味吗?要不要我给你烤栗馒头吃?”

“免了。”我四仰八叉躺在了地板上,揪住他的袖口,“我会胖死的,再说这个时候就有栗子了吗?”

他好笑地看了我一眼,抬起的手好像是犹豫是否要帮我拽好有些放肆的裙子,于是我曲了曲腿好让他看清里面厚重的安全裤。

“栗子啊……虽然叫栗馒头,不过那个‘栗’更多的是指它的外形,所以即使没有栗子馅,也是栗馒头哦。”小豆长光叹了口气,帮我把裙子拽下来,“再说胖……又不是多吃这一口就会胖的。”

“啊不要好热。”我嘟囔着翻身朝向他,“胖不就是这一口一口的日积月累吗?”

他固执地替我整理好裙摆,身子向后斜了斜。我以为他要和我一起躺下,结果这家伙只是戳了戳我的额头就挺直了腰板,“今天可是需要盖被子的时候哦,话说主一直是这么伶牙俐齿吗?”

“谁知道。”我转向另一边。

“可是不多吃点甜食的话,压力会积蓄的。”他拍了拍我的腰……大概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拍这里了。

“你是暗示我要用腰积累压力吗?”

“哈哈哈哈,主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好了好了我的亲爸爸。”

“不过老是这样是不行的哟。”他突然认真起来,我只能把脸藏进阴影里,“大家都很担心主……”

“说得我好像要死了一样。”

他没搭理我这个莫名其妙的话茬,自顾自接下去,“不仅是日常事务要担心,连好吃的点心都不能毫无顾忌的吃一次怎么行?”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要吃栗馒头。”

“那就稍等一下哦!”

对,就是这么一个本该用在各种各样事情的稀松平常的午后,偷懒的我总是想要把它静止。

希望时间在这一刻永远静止。


评论(15)
热度(33)

© 板栗鱼 | Powered by LOFTER